中国经济2020

发表时间:2020/1/17   来源:   作者:
[导读] 中美贸易摩擦持续,第四次金融危机逐渐展开,数字货币走上历史舞台,5G等高新技术弯道超车…… 百年一遇之大变局,究竟是谁开启了碎片化的序幕?
编辑推荐
外贸摩擦了,房产消停了,固投萎缩了,消费透支了,金融泡沫破了,物价上涨了……这几个关键词是否可以概括2019年的中国经济全貌?
睡眠、会展、夜间、懒人、萌宠经济等能否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?信息文明进入高级阶段,数字货币走上历史舞台,5G等高新技术“弯道超车”……企业又该如何抓住这些契机?
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速持续下滑,全球经济也是“妖风”阵阵。“百年一遇之大变局”时代,中国经济将走向何处?
聚焦经济热点难点,本书为您全面分析中国经济的现状,预测2020年经济走势。

内容简介
中美贸易摩擦尚未停息,香港暴乱行为持续升级,第四次金融危机逐渐展开,信息文明进入高级阶段,数字货币走上历史舞台,产业领域面临大洗牌……“放眼世界,我们面对的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”。“抬头黑天鹅漫天遨游、低头灰犀牛满地撒野”,极度不确定的外部环境让人焦灼感更甚,对中国经济走势的认知也愈发迷茫。本书旨在对2020年的中国经济进行深入解析和预测,探讨究竟是谁开启了破碎化的序幕,指出中美贸易冲突既是终极也是过程,提出中国“三个世界”观点,带领读者穿越重重迷雾,寻找中国经济新亮点。
作者简介
王德培
福卡智库首席经济学家,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,北京大学、浙江大学、复旦大学、上海交通大学、同济大学客座教授,领衔完成各级政府、各类企业等一千多家单位的咨询课题。著有《中国经济2016》《中国经济2017》《中国经济2018》《中国经济2019》《金融原罪与金融文明》《人民币的未来》《第四次金融大爆炸》《再平衡——中国的优势与美国的强势》等备受关注的预测专著,常年为全国各级政府、著名EMBA学院、央企、大型集团企业开设宏观经济形势、国家地方战略布局、顶层设计规划等前瞻性课程。

目  录
前言:经济学:算命、预测、脑洞?——社会需要第一性原理
01 百年一遇之大变局”
谁开启了破碎化的序幕? /003
中国崛起是最大的变量 /007
信息文明进入高级阶段 /010
跨国企业全面脱离国家 /014
全球坠入环保“陷阱” /018
02 中国经济向何处去
多空“6 1”变量博弈 /025
中国经济面临四大拐点 /030
GDP 发生“颜色变换” /033
中国形成“三个世界” /037
03 中美贸易战走向何方
贸易冲突既是终极也是过程 /043

前  言
经济学:算命、预测、脑洞?——社会需要第一性原理经济学“科学中毒、量化成风”,走火入魔,竟将人的面相也与业绩挂钩进行量化分析。顶尖杂志《经济学人》曾刊登一篇文章,研究的是基金经理面部宽高比对业绩的影响,得出的结论是基金经理的脸越大,业绩越差。“大脸猫”们震惊之余,纷纷表示“躺着也中枪”,网友调侃《经济学人》成了《神学人》。

本以为这只是一次严谨的玩笑,谁承想,沿着这个套路,竟又有了新的“研究成果”。《行长的面部宽高比影响银行绩效的路径研究》——南开大学和天津外国语大学的学者研究发现,银行行长面部宽高比通过体现出的权力感影响银行内部绩效;高面部宽高比的分析师,预测准确度更高——西南财大、上海财大、南洋理工的学者合作论文被顶级会计期刊JAR 接受;更有《窄脸当道,宽脸当家》一文红爆网络,该文声称窄脸在全世界都更受欢迎,甚至凭借画作就得出结论:就连悲悯的耶稣都是巴掌脸,而宽脸的人则被形容为攻击性、统治力都更强,并因此得以掌控世界,例子竟几乎都是影视化的文学形象。从论点到论据,无一不令人瞠目结舌、哭笑不得。本属科学的经济学,为何一夜之间竟异化成了算命、相面的行当?
显示全部信息
免费在线读
第一章 “百年一遇之大变局”市场经济、世界贸易、资本金融、科技创新这四大变量极大释放了正面推动力,也逐渐释放出负面效应,造就当下看似穿越不了的迷雾,也酝酿了这百年一遇之大变局。其意味着对之前百年格局的“打破—洗牌—重构”的过程,而当下恰恰是破碎化的初级阶段。
谁开启了破碎化的序幕?
“当前,我国处于近代以来最好的发展时期,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,两者同步交织、相互激荡。”[1]国际场上,美国一言不合就“退群”,中美贸易战激烈交锋,英国“脱欧”骑虎难下,第四次金融危机在新兴市场国家率先爆发,民粹主义高涨……一桩桩、一件件大事层出迭现,揭开世界格局的风云突变。国内经济领域冰火两重天,产业领域正面临大洗牌,社会领域焦虑感蔓延,香港以“反修例”为名掀起非法示威和暴力活动……几乎没有哪个国家的高层不焦头烂额,也不知有多少投机分子趁火打劫,更不知有多少曾经的金科玉律出尽洋相,不止于看不懂、看不透,亦无法用经典理论解释这个世界,更陷入了失去方向的群体性焦虑中。
从1919年到2019年的百年沧桑,有太多的疑问号与感叹号:既有美国借助第二次世界大战大发战争财的崛起,又有美苏“冷战”的冰火对峙,还有苏联的解体,更有中国经济的奇迹般崛起。透过这些表象,我们可以看到,决定这百年走势的,恰恰是以下四大变量。而这四大变量在这百年里走到了正面的巅峰,并在近年走向了反面。
第一,市场经济万马狂奔,却也造成全球性产能过剩。正如米塞斯在《人的行动》一书中所言:“市场经济不负众望,它每天增加产品的数量、改进产品的质量,产生了空前的财富。”企业就成了组织生产的载体,而市场以价格机制进行资源配置的优化,以致从分工合作到效率提升,全球GDP(国内生产总值)增长迅猛。要知道,1961年全球GDP才达到13659亿美元,但到2018年已高达85.79万亿美元,67年翻了近63倍。尤其是欧美,极力推行自由市场经济,尽管危机如影随形,却不可否认它极大地释放了生产力。仅是石油、土地等资源的市场化,就带来了经济繁荣——从沙特到委内瑞拉,靠石油“变现”养活一个国家的比比皆是。但成也石油,败也石油,不单中东成了争夺石油的火药桶,就连委内瑞拉等也在透支完石油红利后“折戟沉沙”。于是,市场经济一边创造财富,一边也在制造过剩,尤其当中国成为世界工厂,生产更是快马加鞭。从钢铁到煤炭,从造船到化工,乃至某些新兴产业等,都纷纷出现全球性产能过剩。即便有OPEC(石油输出国组织)等组织来调节供给、稳定价格,也终究难以抵挡市场经济陷入越生产、越过剩的原罪中。
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
说说你的看法
查看所有评论>>最新评论 [0 条]
  期刊推荐
1/1
转寄给朋友
朋友的昵称:
朋友的邮件地址:
您的昵称:
您的邮件地址:
邮件主题:
推荐理由:

写信给编辑
标题:
内容:
您的昵称:
您的邮件地址: